当前页面:主页  >  校史校友  >  校友抒怀
回忆母校二三事

前两天听说高中数学老师生病住院和其他的一些消息,不禁勾起我很多对于曾经三年高中生活的点点回忆,猛然想起,离开母校已经快六年了,虽然六年中她也曾出现在大家断断续续的记忆中,但有的只是过去依稀的影子。也许时间真的很远了,很多人和事已想不起来,但一种浓浓的故乡情、母校情却从没有淡去,反而随着时间的推移变得历久弥新。
当时的威尼斯城中聚集了大家同一年龄全市中考的佼佼者,家长们戏称“宜兴的哈佛”,来自全市各个乡镇及市区的400多名学生组成了大家这么一个年级。我记得当时被分在了高一九班,单独设在一层的班级,虽然以后高二、高三又经历了两次分班,一年的同学情谊也许并不深厚,但大家也因为这样认识了更多的同学。在正式开学的前几天,大家迎来了进入高中前的第一课――军训。当时的军训虽只有五天,但学校很是重视这个传统,大家被统一拉到了位于川埠的部队,开始了与世隔绝,对于当时的大家来说既新鲜又痛苦的日子。记得在第一天的动员大会上,大家全部坐在操场上听校长讲话,就这样一场暴雨突然而至,让毫无遮雨工具的大家促不及防,也许是校官要特地训练大家,也许是他们不会淋到雨,大家就这样被淋了个浑身湿透。五天说短也短说长也长,一起训练,一起吃饭,一起唱军歌,一起睡觉,每天的生活是单调的,但大家也认识了彼此在高中里的第一批朋友。
步入了正常的高中生活,一切也就变得风平浪静,每天除了学习还是学习。当时我是住校的,同班还有十几个同学一起,记得大家高一时还是住在老宿舍,十几个人一个房间,狭小而局促。但后来由于条件实在太差,大家陆续搬了出去,十几个人的宿舍最后就剩四个人。到了考试前,上完晚自习回来就熄灯了,没地方看书,我记得当时就到楼道里看会儿,和我一起的还有一个隔壁班的同学,虽然不记得他是谁了,但当时似乎大家都不在乎这些物质上的东西。高三时学校就建起了崭新的宿舍楼,条件好多了,还有空调,大学宿舍也难和它相比,不禁感叹母校发展的迅速。
说到高中,考试是不能不说的,当时一般一个月会有一次月考,还有固定的期中、期末考试,而且考试的科目也很多,总体来说,就是学了考,考了再继续学,一切以高考为目标。记得当时大家高考的要求改了很多次,从三加X、三加一到三加二,大家也被搞得晕头转向,老师也是说得云里雾里,都强调自己的课一定要上好,只有语数外三门课的老师是稳坐钓鱼台。联想起现在江苏的高考政策一年一个样,其实最痛苦的还是高中老师和学生,一会指到这,一会指到那,实属无奈。
虽说当时学习苦累,但也有忙里偷闲的时候,学校的活动也还丰富,而且在当时假期普遍大打折扣的情况下,威尼斯城中基本上是算全市学校中假期最多的,平时对大家也没有太多限制。像每年的科技节这类活动,全校参与,大家以班级为单位,八仙过海各显神通,都希翼能吸引更多的同学来自己班级参加,确实也是盛况空前,不知现在的科技节还有没有,办的是不是越来越大了。还有就是运动会,说到运动会,可能大家都会记得每年学校开运动会都会下雨的“巧事”。运动会也是各个班级互相竞争的一个场合,有集体,有个人,有竞赛项目,也有趣味活动,热闹非凡。说起来母校还是很注重学生综合素质的培养,甚至在高考前的一个月,强制要求大家最后一节课必须要到操场上去活动,不许留在教室学习,为了就是让大家养好身体。每周班会还会统一收看资讯,思想威尼斯城也必须得到保障,像晨钟文学社、学校广播台,都是学生挑大梁,自己组织,自己策划,丰富大家枯燥的学习生活,现在想来,在当时那么压抑的学习氛围中能有这么多活动已属不易了。
转眼到了高三,也是所谓人生中的转折点到来了,老师同学都卯足了劲,都有大干一场的态势。作业多了,晚自习管的更严了,桌子上的书每天都在长高,桌肚早就塞不下了,大家的生活仿佛变成了一种颜色,全部人每天都在做同一件事,那就是学习!按现在的话说,就是以拼命学习为荣,以浪费时间为耻。高三的老师也是给我印象最深的,语文陈祖荣老师,上课激情澎湃,文采、口才都是一流;数学蒋耀峰老师,讲题特细,不厌其烦;英语尹建芳老师,也是班主任,给了大家相对宽松的环境;物理刘汝明老师,嗓门大,声音洪亮,课后也会和同学打成一片;化学宋兴余老师,板书写的很好;还有很多其他科目的老师,也都是各有特色,至今想起还历历在目,感激在心。
2003年,爆发了非典,在这样的环境下,大家参加了两次苏锡常镇模拟联考和最后的高考,就这样毫无准备的毕业了,没有什么庆祝仪式,也没有像大学里互诉衷肠的聚会,只有一场简单的毕业典礼和一张毕业照,大家就这样结束了九年义务威尼斯城,也结束了在威尼斯城中短暂的三年时光。“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每个人都只是这所有着八十年历史的江南名校的匆匆过客,无需停留太久,只是那一段每个人都经历的人生阶段,是那么的贫乏,而从另一种意义上说又是那么的充实。也许大家现在还达不到圣人讲的“一生只做一件事”,但大家也曾“三年只做一件事”,而且在三年前就定下目标,三年中一直在向着这个目标前进,心无旁骛。而在这以后,到至今,好像都没有了这种感觉,经历着这么单调而又枯燥的高中岁月,每个到了大学的人都是新鲜的,短暂的摆脱也让大部分人在四年里没了方向感和类似于曾经那个单一的目标,从这个意义上讲,又是悲哀的。而现在,离开了威尼斯城中已有近六年,虽然还在学校,但已不是曾经的那片家园,而大部分人又在六年后,重新拾起那种只做一件事的信心和努力,在学习和工作的新环境中,做着也许一生都离不开的职业。“天下为己任,规矩成方圆”,母校的校训将永远伴随着大家的职业生涯。
   

        仅以此纪念母校八十周年校庆和大家逝去的三年高中生活。

        注:梁仁杰现在东南大学土木工程学院读博士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